最近看了电影《闯入者》,前半段看得云里雾里,完全不知道电影到底在说什么,反正挺压抑。到底是谁一直在给老太太打骚扰电话,是儿子的仇人,还是别人?我一度以为这是一个讲空巢老人孤寂生活的电影,直到影片的最后,才明白,原来,这电影讲的是“文革”那个红色的时代。

这电影让我联想起了温斯莱特的《朗读者》,一部讲述二战期间纳粹集中营女看守的故事。不同的地方是,《闯入者》中的老太太为自己年轻时的“肆意检举别人的罪过”而后悔了一辈子,而《朗读者》中的汉娜,直到在法庭面临指控时,依旧不为自己当初在纳粹集中营中“灭绝人性的做为”有所悔过。那是不是老太太就是光辉的,而汉娜就是丑陋的?不是这么简单,《朗读者》前半部分的种种细节都在体现汉娜是一个尽职尽责、内心善良,甚至有些过分敏感的女性,《闯入者》中的老太太,也是如此普通的一个空巢老人,每天柴米油盐的生活。经过这些铺垫,我们很难把这些生活中善良的,普通的,再平凡不过的人与那些疯狂年代的十恶不赦的形象挂钩。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,在那个过去的疯狂的时代,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一群一群的人,做出来,如今看来,骇人听闻的事。是人性本恶,还是,人性中那少有的、微量的恶,在时代的酝酿下,发酵膨胀,或是说,这些人,根本不恶,他们只是做着那个时代该做的事。

我们难逃时代的烙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