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到如论讲堂看了《疯狂动物城》,之前就听说口碑很好,今天看完感觉名不虚传。我很少看动画片,因为我总觉得自己融入不了小孩子般的欢乐。记得之前看过《帕丁顿熊》,实在不觉得其中的桥段有什么幽默可言,大概这类电影就是定位英国本土观众和低龄儿童的。后来看到一则新闻,说《帕丁顿熊》成为英国史上最卖座DVD,实在不理解。但是这部《疯狂动物城》却让我改变了对动画片的本能排斥,里面树懒奇慢无比的动作、兔警察被狐狸洋装咬伤后装作流血的姿态,确实让我发自内心的笑了。原来动画片的力量能够穿越年龄。

向往乌托邦

这部动画片英文名是Zootopia,其中的topia取自utopia(乌托邦),这是我看完电影后才知道的。不知道翻译方取《疯狂动物城》这个名字是不是为了迎合市场需求,但是我觉得翻译为“动物乌托邦”更能体现创作者本意。这个城市,从影片开始就被渲染成梦想、平等、和谐的“世外桃源”,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:初到城市的朱迪只能做底层交通巡警——这是个人梦想的破碎;朱迪努力找到失踪的14名动物,结果却引发了动物城大范围的恐慌——这是城市梦想的破碎。这个城市远没到达到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的程度。社会的发展不能揠苗助长,当美好愿景是个体思想境界不能承受之重时,愿景就会坍塌。

反刻板印象

把种族歧视泛化到生活的方方面面,就是刻板印象,我们都知道这样的观念容易偏激、片面、不客观,但扪心自问,我们难道不是用刻板印象这个“工具”简化我们每天的价值判断么?大学生以毕业学校为标签,和国民以国家为标签,本质上又有什么区别?当样本和标签充分吻合时,刻板印象似乎能够省掉很多价值判断的工作量,比如,如果黑人绝大部分都是“暴力、污秽、原始”的,那么给黑人贴上这个标签似乎没错,我们不需要见一个黑人就完全客观的考核一遍(这会和法庭判决一样耗时耗力)。但是,这仅仅是如果。假如你生来就是黑人,你还不知道什么是毒品时就被套上这样的印象;假如你是亚裔,你见面就被认为是死板和精明的。当样本与标签背离时,刻板印象会变得穷凶极恶。

这部动画中,到处都是标签与现实的反差:柔弱的兔子成了警察,黑帮“大人物”是小老鼠,大佬的跟班小弟是魁梧的熊,狡猾的狐狸成了警察的帮手,交通局的“闪电”是动作缓慢的树懒,最终,温顺的绵羊做出了最骇人听闻的丑事。最令人反思的一个细节是,当朱迪被问及这些肉食动物为什么会突然暴露野蛮性时,她似乎不假思索的回答了“可能是DNA,可能是本性”,从小被“弱小”的标签凌辱尽的朱迪,好像正用“野蛮”的标签凌辱肉食动物,最可怕的是,这个过程好像条件反射一样,浑然不自知。这不禁让我们反思,人类有多少潜意识里判断,是走了刻板印象这条“捷径”。

~ 最近那谁谁做了个很不要脸的事…

~ 是他啊,他就那样,狗改不了吃shi···

我们用自己头脑中对外界的投影,来简化我们的价值判断,但是,谁能保证这投影是正确的,没有失真? 所以,我现在刻意要求自己,让自己外存为0,每见到一个人,哪怕是旧友,不用以前的印象,在人性皆善的前提下,进行新的交流。(当然内存不能为0,否则岂不是说一句忘一句)

做个测试,现在在你的心目中,羊是不是不那么温顺了?别忘了,影片中的那个歌手“夏奇羊”也是羊,是她站出来倡导物种平等、和平共处。她其实是夏奇拉的化身,影片选她做主唱,可能看中她的国际影响力,没准,音乐、电影、小说,这些文化,能够成为不同民族、阶层的润滑剂。

越是弱小,越是猖狂

这部影片另外一个让我共鸣的情节是朱迪回到家乡卖胡萝卜后,碰到年少时的恶霸狐狸吉米(忘了是不是叫这个),吉米一改往日的猖狂,本分的做着份内的事。他说小时候的暴戾是因为那时太怕别人瞧不起,所以才要装作一副强悍的样子,以此捍卫自己弱小的灵魂。个体如此,群体亦然,暴力往往起源于弱小的一方,暴力是空虚的金钟罩,暴力背后,是不够坚固的心。

联想起最近看的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,里面那些青春期蠢蠢欲动的心,是美好的,是纯真的,但是也是脆弱和残缺的,在动荡的社会氛围中,这些心集体迸发,选择用暴力来捍卫孱弱的自我意识,终是两败俱伤。

Try Everything.